• <nobr id="l649t"><address id="l649t"></address></nobr>
    1. <nobr id="l649t"></nobr>
    2. <track id="l649t"><span id="l649t"></span></track>
      <nobr id="l649t"></nobr>
      <option id="l649t"><span id="l649t"></span></option>
    3. 加快培育數字時代 “原住民”的價值理性

      發布時間 : 2020-11-09 14:21:37 來源 : 網絡 瀏覽量 :

      “00后”被稱為數字時代的“原住民”,他們從一出生就生活在一個數字化的世界,數字生活對于他們來說就是一種原初生活、日常生活。

      他們的娛樂、學習、交往、消費,甚至他們自我概念的建立,都依賴于數字產品和數字化的世界。他們的生命世界與這個數字化的世界是互嵌的、一體的。他們對數字時代的依戀程度遠遠高于我們。如果我們非要把他們的生命世界和數字世界隔離開來的話,往往會造成孩子們很大程度的反感,就好像奪取他們生命世界中的一個部分一樣。正是因為這樣,很多時候我們這些做父母的、當老師的,想去制止學生使用數字產品,或者想采取強制的手段把他們與數字產品隔離開來,真的會給他們帶來心理和精神上的困擾與痛苦。

      數字時代對人才素質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隨著信息技術、大數據、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我們的社會生產、生活和交往方式都發生著快速的變化,不確定性、高風險可能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征。在這樣一個時代里,人類不得不走出以往對穩定性、確定性和低風險生存狀態的追求,適應一個從技術到社會再到思維習慣不斷變化的未來。說實話,我越來越強烈地感受到,人類正在步入一個由數字技術所定義的新紀元,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數字時代人應該具備的諸多素養中,最重要的當然就是數字素養或信息素養。它是一個人在數字時代生活、工作、交往等所應該具備的基本態度、知識、情感、價值觀等。

      這些要求既包括一些技術層面的東西,也包括認知、思維、道德和價值觀層面的東西。就數字技術的素養來說,青少年學生至少應該懂得數字技術在日常生活、工作和交往中的應用,并熟練地掌握它們。就數字技術的認知素養來說,青少年學生至少應該懂得一些最起碼的編程、算法,了解數字技術的科學和工程原理。就數字素養中的思維素養而言,培養青少年學生的批判性思維至關重要,有助于他們辨別各種各樣的信息及其價值所在。就數字素養的道德和價值層面而言,未來青少年學生應當發展基于數字技術的道德和價值敏感性,堅決不做那些有悖于法律、倫理和價值的事情。

      數字時代的知識已經碎片化甚至信息化,一個人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遭遇大量信息化的知識。一方面,這加快了知識傳播的速度;另一方面,這一現象也對人們的知識判斷或信息素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人類行為都是建立在信息的基礎之上的,我們總根據一定的信息來制定行為的策略。如果我們對于自己所獲得的——不管是被動獲得的還是主動獲得的——信息缺少辨別力的話,那么我們就成了信息的奴隸,我們以信息為基礎的感受、推理、判斷和行動就都被信息發布者所操縱了。所以,在數字時代,培養青少年批判性的信息素養至關重要。在教書育人的過程中,我們經常碰到學生的某種態度傾向發生問題。認真分析的話,就可以發現,他們之所以會出現態度傾向問題,是因為他們對社會信息的選擇出了問題。要想矯正他們的社會態度,教育者就必須提供新的更加豐富的信息,以打破信息繭房對他們的束縛作用,使他們批判性地看待自己所獲得的信息。

      在數字時代,知識、信息、價值觀的獲得都變得更加容易。就價值觀這個領域來說,現在的環境價值多元,這是一個客觀事實。孩子們從游戲當中,從與同學的交往當中,從網絡世界獲得了一些我們可能并不想看到的價值觀,但是他們獲得了,而且這種價值觀也有一定的事實支撐——當然這個事實或者信息可能是片面的。在這個時代,我想價值觀多元的現象會越來越突出,價值觀的沖突可能越來越頻繁,那么這個問題怎么解決呢?

      首先,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在思想上要認識到,在一個越來越自由、越來越開放、越來越富裕的時代里,存在多種價值觀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孩子暴露在一個價值觀越來越多元的環境中,這也是數字時代“原住民”的生存特點。我們不能夠再幻想回到過去那個比較穩定、價值一致、各種價值主張有序排列的時代。

      其次,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要承認,在一個價值多元的時代,發生價值沖突是很正常的現象,是教育工作者必須要客觀面對的事實,是一個需要認真思考和解決的教育課題。我們不能再想象一個沒有價值沖突的教育世界或教育生活的存在。教師、家長必須時刻準備著面對青少年中間以及青少年與成人之間發生的各種價值沖突。

      再其次,我們應該認識到價值沖突是孩子們開展價值學習、提高價值素養的寶貴機會。在價值沖突發生的時候,教育者作為可以發揮主導性作用的一方,先不要急著做判斷、下結論,而要鼓勵孩子們將自己的價值立場、觀點或價值思維的方式方法表達出來,同時也促進沖突的另一方面將自己的價值立場、觀點或價值思維方式方法展現出來,并引導雙方開展深入的價值交流、對話與協商。在這個過程中,孩子們的價值理性就逐漸培養起來了。

      總之,在數字時代的價值教育問題上,靠灌輸或壓服是不行的。這種價值教育的方法容易導致孩子們面服心不服,到頭來在真實的社會生活中,他只會聽從自己心中的價值觀,不會聽從教育者強加給他的價值觀。價值教育的最終目的是引導青少年接受價值共識、形成堅定的價值信念,并將它們貫穿到自己的成長過程中去,在這一方面,學校、家庭和社會相關群體還要做更多的工作。

      高级按摩服务2018